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三拜——第三拜

閱讀:270 次 作者:少不更事 來源:一起問道 發布日期:2019-07-13 21:58:23
基本介紹:

第三拜

“不知你有沒有過這種感覺,易沖動,敏感,又拼命壓抑克制,最后毫無動力。如果有,恭喜你,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了。”

看著書上這段話,段明非常想笑,不是笑這段話,而是這段話說的太準了,段明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現階段的段明整天無所事事,宅在家里,完全提不起任何干勁,對待事情就是一幅渾然不在乎的態度。這本書的作者完全掌握了段明此刻的心情,現在段明就好像找到了知己,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但是這本書的作者他不認識,作者的名字叫少不更事,是誰段明完全沒有頭緒。段明想在有了一個愿望,就是見這個少不更事一面。

段明原先在一家私企工作,周圍的同事不是經理的二大爺就是副經理的三舅媽,整一個家族企業,實際上這個企業也就值三百來萬,完全是一個小企業,每天的不是這件事就是那件事的。他有個朋友叫李明忠,每天這兩個人都會打一會電話,了解對方的情況。李明忠現在在一家合資企業工作,規模很大沒事情也很多,段明經常向李明忠抱怨,李明忠就勸他先干著,忍一忍就過去了。不過段明實在是受夠了,在罵了主管的三舅一頓后就不干了,直至現在,這件事他一直沒和李明忠說。

回家待業的段明就整日與電子產品為伍,每天一醒就拿起手機刷微博看新聞。要不就看小說。這幾日他似乎戒掉了手機、平板電腦這些電子產品,就是因為一本書,就是少不更事寫的書,名字很俗氣,叫《空虛寂寞冷》,書名很有一點兒那種的味道。段明起初是在網上看到的,覺得這么俗氣的書有什么好的,當看了幾頁之后,就完全放下了偏見,覺得此書是神書,但又看了十多頁后發現居然沒有了。在網上瘋狂的找啊找,一無所獲,灰心喪氣打開手機淘寶,輸入書名,沒想到竟然找到了:書名《空虛寂寞冷》,作者少不更事。果斷下單,一天后書到了,簽收,回家,然后迫不及待的撕開包裝,看書。這一系列做得行云流水,而取快遞是這段時間段明這一時間唯一一次出門。

書中描述的正是許許多多像段明一樣的有志青年,大好年華拿來虛度,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光榮的成為宅在家中大軍的一員,就這么做怎么了。“在你需要一段足以銘刻在記憶深處的經歷時,你在岸邊觀望中,觀望著是否有一種適合你的生活,那時你的追求,但是總的來說你需要的不過是一種混吃等死的生活或者是那種干得少掙得多消費低的生活罷了,這些都不足以銘刻在你的記憶深處,因為你總是自己在迷茫。”

精彩,實在是太精彩了,讀到精妙處段明總是不自覺的大呼大叫,興奮地不能自已,他太想與人分享了,他想到了李明忠,算起來已經有快一個月沒有他聯系了,現在還怪想他的。放下手中的書,拿起手機撥了一個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號碼。

電話的撥號響了很長時間,到后來自動掛斷。這段時間里段明的心情從興奮慢慢到冷靜,最后感覺沒有必要,好似幾千年那么久,但實際上就是那么幾十秒罷了。放下電話,李明忠好像也沒有那么重要了,自己的這個朋友不在重要了。

“一個人總會忍受這樣或者那樣的孤獨,周圍空無一人時會突然感覺被拋棄,但時間一長也就那么回事兒罷了。你總要學會習慣,一時沖動過激總會隨時間推移慢慢變得疏遠厭惡。也許回想那一刻的自己你會暗暗罵自己那是怎么那么傻逼。在這一過程中你會失去一些東西,到底是什么,視你心中某種情感而定,這種情感在日后會充斥你的生活。”

那是一種怎樣的情感啊,段明嘆息著,合上書,又撥打了那個號碼,依舊無人接聽。段明覺得自己應該出去走走了。第二次出門,是離開自己的城市前往李明忠的城市,走的很灑脫,這個曾經當作家的城市段明正漸漸遠離。出了火車站,段明按照很久以前李明忠給的地址打車而去,到了地方已經是下午四點,段明沒有打電話,他預感李明忠不會接的。他本來打算在這里等到他下班,但是貼在門上的招租信息讓他冥冥之中有種不好的預感,照著信息上留著的電話段明打了過去,幾秒種后電話接通,傳來的是一個厚重的男聲。

“喂,你好我是汪非。”電話那端傳來的聲音。

“你好,請問你在中和路的房子租么,我在門上看見了招租信息。”段明問。

“租啊,我們見一面吧。”汪非說。

“好,在哪里?”段明問。

“就在萬華路旁的咖啡廳吧。”汪非說。

“行,一會見,電話聯系。”段明說。

掛斷電話,段明打了一個出租車,告明地址,出租車司機一踩油門就沖了出去。十分鐘后咖啡廳,段明要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等了約兩分鐘電話響起,是汪非。

“喂,我是汪非,你到了么。”

“在靠窗的位置,就我一個人。”

簡短的問答結束,兩人見面。

通過觀察,汪非覺得對面這個人不像是租房子的。與此同時段明也在觀察汪非,氣質儒雅,不像是只靠收租生活,應該有一份很體面的工作。

“你要租房子么?”汪非問。

沉默了幾秒,“我想知道你認識李明忠么?”段明反問。

“李明忠!我上一個租客,怎么了?”汪非說,但提到李明忠時語調微微有些提高。

“他怎么樣了,我是他朋友,電話打了幾回都不接。”段明說。

“他死了。”汪非簡短的說,這一次語氣不帶一點兒波瀾。

“死了?”段明提高了聲音,隨后意識到這里是咖啡廳便又壓低聲音問:“怎么回事兒?都告訴我。”

接下來就是汪非的敘述。

中和路的房子是汪非的老宅地址,前幾年城市建設,老宅推到建了一批高樓,這個房子就是回遷樓。那里本來是汪非母親住的,但自從他母親去世房子就空了下來,他覺得房子不能就這么空著,就準備出租。李明忠是他第一個租客,當然現在也是,還記得那年是李明忠剛剛大學畢業,在這個城市找了一份工作,手頭拮據,好在租這個房子汪非也沒想掙什么錢就低價租給了李明忠,李明忠很感激,對汪非千恩萬謝。按理說這么好的房子以這么低的價格租到手,李明忠應該請汪非吃個飯什么的,李明忠也是這樣做的,但是吃過幾回飯后汪非告訴李明忠不要這么破費了,畢竟你也是剛參加工作,結了賬就各自離去。加上兩人工作都忙,交租都是李明忠用支付寶轉賬,因此一年到頭兩人也見不了幾面。本來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也許是習慣,李明忠依舊租著汪非的房子,根本沒有搬走的打算,汪非本來就不想讓房子空著,因此價格一直沒漲,三年來兩人也就維持著租客和房東的簡單關系,當初的感激可能也隨著時間的推移淡化著。不過一個月前,警方突然找到汪非,問他和李明總熟不熟悉。汪非說吃過幾回飯,不過這兩年沒怎么見了。通過警方汪非了解到 李明忠跳樓自殺了,在那個他工作三年的地方。

汪非帶著警察去中和路的房子,打開門后,屋子整潔,可以見到屋子主人平時是多么愛護這個屋子。這兩年汪非根本就來過這里,見到屋子這么整潔,就知道李明忠的感激一直沒有淡化,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報答著。警察屋子里翻著東西,想找到李明忠的自殺動機。因為從李明忠同事那里警察了解到李明忠這個人平時沉默寡言,默默干著自己的工作,對李明忠的自殺眾人也是不解。一番察看,警察在李明忠的書桌里發現了一本日記。這本日記記錄著李明忠三年的喜怒哀樂,大多數都是很簡短的記錄,但是在兩年前的時間段李明忠寫了很多,出現最多的詞語就是“那個乞丐”,眾人不解,最后把李明忠的死亡歸于壓力過大,這不正是現今年輕人的普遍現象么。知道半個月前,汪非才重新貼上招租信息。

聽了汪非敘述,段明沉默了,一個月前,正是他在那家私企不干的時候,他沒打電話告訴李明忠。

“他葬在哪里?”段明問。

“明嵩山公墓,他的后事我給處理的,警察告訴我他是一個孤兒。”汪非說。

段明離開座位向汪非鞠了一躬,說了聲“謝謝”。

回到座位上段明問:“房子可以租給我么?”

“可以,就按三年前的那個價格吧。”汪非說。

段明先回了之前的那個城市收拾東西,一切處理妥當后毫無留戀的離開奔向李明忠曾奮斗過的城市。

新的生活,新的希望,段明好像找到了新生,全然不同的心情,重復著李明忠的軌跡。

“你心中總會給自己安排最適合自己的生活,興奮過、瘋狂過,最后忘記了自己要過什么樣的生活。”

段明又失業了,宅在家里看著《空虛寂寞冷》。今天他準備出門去明嵩山,拜祭李明忠。

入秋的季節總是令人感到破敗傷感,一股悲傷地情緒彌漫在段明的心中,想到自己的老朋友離自己而去,眼淚就流了下來。到了地方看著墓碑,很簡單:李明忠之墓。

那一年孤兒院,初春時節,萬物復蘇,段明迎來了一個新朋友,叫李明忠,六歲,也是他往后二十多年唯一的朋友。

放下菊花,對著墓碑拜了拜,抬起頭。拿出打火機將書點燃,書名是《空虛寂寞冷》。

“也許你不需要現在的生活,不如意壓得你喘不過氣。你應該放下,靜一靜,再拿起來,你會發現生活比之前更重了。沖動就一直沖動下去吧,壓抑克制也許是最對的選擇,但絕不會是最好的選擇。你會在毫無動力中迷失方向,在眾多圍觀者的指引下走上一條你本不想的生活,時刻警惕著,那些外來的惡意,這些將會把你推向萬丈深淵。明天繼續,畢竟活著,而后在墜落的過程中等到這死亡的歸宿。”

冰冷的話語已經讓段明找不到共鳴,也許深埋地下的李明忠會感興趣吧,這該死的世道。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全讯网曾道人图纸 彩红时时彩计划软件 快乐赛计划怎么看 曾道长软件下载苹果 年香港特码资料图 江西时时中奖领不到 吉利平码主论坛全国第一基地 亿博团队快三计划 码报生肖卡 云南时时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