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故事
  • 正文內容

惠青

閱讀:557 次 作者:星湖碧波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05-29 08:00:00
基本介紹:

  蘇醒回到辦公室已是下午兩點多。

  人事經理帶了新聘的小秘書給他看,是蘇醒一直喜歡的樣子:素面朝天、馬尾辮、T恤衫,牛仔褲,干干凈凈的學生妹妹。

  蘇醒很滿意,愉快地簽著屬下們的各種資料、報帳憑證,順便溝通各個崗位的工作進展情況。小秘書乖巧地送上茶水,一臉的感激、恭謹。

  最后一個經理出門,蘇醒才喝了口溫熱的茶水,心里熨貼了不少,他是真的很累了。昨晚應酬到凌晨三點,今天上午視察新店的裝修情況,中午又是飯局,晚上還有客戶要陪。他靠在厚實柔軟的皮轉椅上,瞇著眼想打個盹。

  滿腦子的事卻讓他沒有絲毫的睡意,他微瞇的眼睛正對墻上的百葉窗,新來的小秘書正在窗后快樂地忙活。

  小秘書的崗位一直是全公司公認的多余。

  蘇醒有一個跟隨多年的得力助理,蘇醒的一應事務都被她打理得妥妥貼貼,甚至蘇醒有幾套西裝,在什么場合該穿那套她都會適時提醒,實在是犯不著多用一個人整天呆在辦公室打打字、端端茶,做做客人的前期接待,而且行政部也不缺這種小文員。

  浪費的人力資源總會引來諸多非議,只是自從公司成立,蘇醒就一直堅持要在辦公室擺個小秘書,而且年年都要從新畢業的大學生中錄取。工作輕松得連辦公室的灑掃都有專職保潔,待遇還出奇的好。

  羨慕嫉妒恨之后,辦公室文學就多了話題,連老板娘也起了疑心,明察暗訪外帶請偵探社調查,結果都是一致的:蘇醒并沒有對哪位小秘書有非分的動作。只是小秘們一旦進化成白領,OL套裝加上高跟鞋,風度翩翩、氣質優雅,臉上多了世故和老道,蘇醒就要人事經理換人。

  小秘青澀如新結的杏子,一點點工作也有些手忙腳亂,蘇醒心中暗自發笑。

  蘇醒的餐飲王國叫“惠青”,怎么看都象是一個女孩的名字,老板娘為此考察了蘇醒祖宗八代、近身三百里范圍內的人脈關系,都沒找到一個叫“惠青”的女子,甚至同音的也沒有。

  沒有人知道惠青是誰,蘇醒和她也僅有一面之緣。

  蘇醒見到惠青那年剛好十九,是鄉下可以成家立業的年齡。

  蘇醒初中畢業就回鄉務農了。家里子女眾多,父母在地里艱難刨食,自己既不是長子,亦非幺兒,考不上中專,就不可能享受優待去念高中。蘇醒很認命也很踏實地幫父母經營著田土,把汗珠凝成的小票積攢起來,父母的養老、兄弟姐妹的嫁娶都是要用的。父母待蘇醒也不薄,已經在鄰村給他訂了個健壯的姑娘,蘇醒的將來有她強有力支撐,豐收的日子是少不了的。

  祖祖輩輩走的都是這條路,順著道錯不了。蘇醒這樣順著走了四年,就到了十九歲生日。

  他不知道這世上還有生日蛋糕,吃過母親特意給他單做的白水煮蛋,他背了筐金花梨去鎮上趕集。

  家里的幾棵梨樹比起地里的糧食來更能換錢,蘇醒精心侍候著,今年終于有了好收成。

  集快散的時候,遠遠地開來三輛大巴(蘇醒覺得有些豪華)。車上下來一群和蘇醒年紀相仿的青年男女,他們三三兩兩地散開,吃著自帶的水果零食,活動著久坐的腰腿、胳膊。有幾對顯然是小情侶,眾目睽睽之下照樣卿卿我我,想是長途跋涉,有個女孩暈車,男孩百般呵護,體貼周到,看得蘇醒面紅耳赤。蘇醒雖然已訂親三年,可他連媳婦的手都沒碰過一下呢。

  “大哥,請問這附近有公共廁所嗎?”

  蘇醒回過神來,才發現有個女孩站在他的梨筐前問話,女孩扎著高高的馬尾,白T恤,水磨藍的牛仔,白色的運動鞋,斜挎著軍綠色的小書包,鼻梁上還文質彬彬地架著副近視眼鏡。

  蘇醒覺著腮邦子有些發酸,他促狹地指了指身后十來步的地方,那里有一個鄉人為了收集農家肥搭建的簡易旱廁。

  女孩看著廢磚和爛木板圍成的廁所門上那道草簾子發了會兒呆,最后還是無可奈何地進去了。

  女孩的尖叫差點讓蘇醒笑出聲來,那一地的污物讓城里小姐受驚不小吧。

  “大哥,幫我倒下水。”

  女孩從書包里拿出個粉紅的塑料水壺,讓蘇醒倒水給她洗手。

  “這里有賣開水的嗎?”女孩用白手絹擦干手上的水,搖著空水壺問。

  蘇醒怪異地看著女孩:“鎮那頭有口井。”

  女孩猶豫了一下,蹲在蘇醒的筐邊:“你的梨怎么賣?”

  蘇醒筐里剩下的幾個梨賣相已經很差,女孩細細地挑著。蘇醒突然聞到自己渾身的汗酸味,莫名其妙地對自己身上那件看不出顏色的背心上的汗漬和塵土自漸形穢起來。

  “惠青,走了!車要開了!”

  女孩抬頭應了一聲,放下手中好不容易挑出來的兩個梨,有些歉意:“對不起啊,我要趕時間。”

  “你們是干什么的?”蘇醒鬼使神差般問了句他自己也沒想明白的話。

  “重慶的大學生,去成都實習的。”

  女孩對著蘇醒淺淺地笑了一下:“實在不好意思啊。”這笑蘇醒見過,清早出門,村邊的荷塘里,就迎風笑著這樣一枝白蓮。

  女孩跑著去追趕她的同學,馬尾在頭上晃動,綠書包拍打著她被牛仔繃得圓圓的臀部。

  “惠青。”蘇醒在心里認定女孩的名字是這兩個字。

  不過十來分鐘,一切又恢復到原樣,那群人來了又消失了,如果不是汽車揚起的塵土嗆著蘇醒的鼻子,蘇醒一定會認為自己產生了幻覺。

  蘇醒把剩下的梨賤賣了,在鎮頭的井里喝了一肚子涼水,省下母親讓他在鎮上吃碗大臊面過生日的錢。回村的時候,他淌進荷塘,采下了那枝白蓮,算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白蓮的清香在夜晚變得格外濃郁,蘇醒的人生有了第一個不眠之夜。

  第二天,蘇醒突然象頭倔牛一樣向父親要了他存來取媳婦的老本,買回來一口超大的鋁鍋、鐵勺、大磁盆、幾十個土碗和竹筷,還自己搗鼓出一個碳爐子。

  下一個趕集天,蘇醒從家里不多的米缸里舀出兩升米,幾乎掏空母親的泡菜壇子。他把切碎的泡菜拌上辣椒面和味精,裝滿一磁盆,在母親的淚眼里,用借來的板車把所有的家什拉到了鎮頭,在大巴停留的地方支爐架火。

  散集的時候,他的白米粥飄出了香氣。集上多的是象他一樣賣完農產品卻舍不得用血汗錢下頓館子的人,相對于鎮頭井里的涼水,五毛錢一碗的白米粥下泡菜確實有誘惑力,蘇醒有了他第一筆純生意收入。

  一年后,蘇醒有了他第一個餐館,他取名叫“惠青飯館”。蘇醒也在這個飯館里練出一身好櫥藝。

  三年后,蘇醒成了縣城有名的高檔酒樓的老板,風風光光地娶回了預訂的媳婦,媳婦也如預訂時設想的那樣成了蘇醒的得力助手。

  八年后,他在成都開了第一家特色餐廳。

  十年后,他建立起了“惠青”餐飲王國,集團化運作。

  今天,是二十年后了。蘇醒很知足,也覺得自己很幸福。

  只是那個簡單地淺笑著的惠青,竟不知道你是那家的女子?

標簽:故事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广东快乐10分计划网站 河北时时结果查询结果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香港 足球指数专业体育数据 贵州福利彩票快三下载 全年出码规律永久不变 怎么看pk10走势图 江西时时号码 小鱼儿玄机主页开奖结果188 天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