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資訊
  • 正文內容

文學和戲劇的融合(創作談)

閱讀:121 次 作者: 來源: 人民看點新媒體 發布日期:2019-11-14 09:03:44
基本介紹:

  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和北京出版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是文學與戲劇的融合。文學與戲劇這個題目對我非常有吸引力,因為我也寫過小說,也寫過劇本。

  前些天我看到這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彼得·漢德克發了一段話,我覺得非常好,他非常重視語言在戲劇中的作用。我的一個朋友看后說:“語言是文明的母體,文學是藝術的母體。”這話說到了我心里。

  我曾經把我的一篇小說《殺人》改成話劇《新原野》,前兩天還在老舍戲劇節演出,它體現了從文學到戲劇的轉換。文學和戲劇共同的力量是什么?它們的不同又在哪兒?我個人有很深體會。我覺得文學可以是更自我的,當然文學作品也是為了給讀者看的,但是這個讀者跟編劇面對的受眾不一樣,讀者你是見不到的。你并不知道這個讀者是誰、有多少。但是作為一個編劇,當我寫劇本的時候,我會想到如果你的戲上演,票房只有兩三成,甚至更少,或者如果你賣出票,但是演到一半的時候觀眾都走了,作為編劇可能覺得特別難以承受。所以在寫的時候你就會更多地考慮怎么能夠抓住觀眾、吸引觀眾。而在寫文學作品的時候,更多的是如何表達你內心真正想表達的東西,這兩者真是有不同的。

  《殺人》是寫一對農村婆媳,那篇小說我自己很喜歡。我老被人問到,你作為曹禺的女兒是不是覺得有壓力?因為我爸爸是一個對我像朋友一樣的爸爸,所以人家問我的時候我都說沒有壓力。直到我的第一個戲——任鳴導演導的《有一種毒藥》,在小劇場演的,演出第一天我去劇場的路上忍不住跟我爸說,我的戲要在首都劇場演了,真的很激動。但是在那一刻我忽然意識到,作為曹禺的女兒是有壓力的,這個壓力是爸爸的那幾個戲一直壓著我,使我寫了小說、寫了影視,就是不敢寫話劇,因為怕自己寫得不像樣子。直到覺得自己有一定能力,我才寫出了《有一種毒藥》。

  所以對于《新原野》這出戲,我特別想寫那樣一種人物關系充滿危機感、充滿強烈戲劇沖突的一出戲。后來寫出小說《殺人》之后我忽然意識到,也許這個作品具備了條件,但是怎么把它變成戲劇呢?我這個想法從產生到真正變成《新原野》之間大概有10年的時間,直到看了那么多的戲,包括國外的戲,我才覺得戲劇是非常自由的。當然比起小說還是不同,因為戲劇畢竟有時間的限制,兩到三個小時。再有,它就是幾十平方米的空間。這個限制既是一種制約,同時又是一種優勢,在這個舞臺可以更直接地跟觀眾交流。

  打破束縛,文學給我一種自由,也帶來戲劇舞臺的自由。在《新原野》這部戲里,可以看到很多文學的影子,使這個劇本的演出有更廣闊的空間。在小說里很好的文學語言怎么用到戲劇里?用在這個復仇的農婦身上?原來我覺得觀眾可能不接受,但從演出效果看,觀眾完全能夠理解。今天走進劇場的觀眾既具有文學的眼光,同時也具有戲劇的眼光,這是所有戲劇人和文學創作者努力的成果,使觀眾和讀者變成了一體,能夠欣賞文學和戲劇融合起來的藝術生命。(記者 萬方)


標簽:文學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今日足彩半全场推荐 新疆35选772期开奖结果 杰克棋牌怎么下载现在 浙江福彩12选5开奖结果 足球小将2018 8号彩票游戏 明年热门的免费的赚钱点子 湖南快乐10分两胆全中 qq分分彩开奖正规吗 吉林十一选五任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