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閱讀:290 次 作者:心有波瀾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1-12 17:13:36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短篇小說。

  似乎從上車開始,蘇華就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靜靜地望著窗外閃過的或近或遠的樹。

  那些樹仿佛在追著列車奔馳,離得愈是遠,便追隨得愈久,愈近的,反而一閃就過去了,如同她的回憶一樣。

  這些年,那些久遠的回憶常常浮現出來,在睡夢里,或者在某些似曾相識的時候一下子涌入腦海中,在恍惚間讓她有一種回到昨日的感覺,這些回憶纏繞在她心里,常常使她寢食都似乎不得安寧了。

  也似乎就是為了填補內心的這些空白,她不停地追尋。然而物質上的滿足卻經常會讓她感覺忽然失去方向,甚至于有一種失落的挫敗感漾在心頭,讓她無所適從。似乎她的人生變成了別人的人生,而她又不得不按照別人的眼光去安排自己的人生。

  這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然而她卻不得不一次次地退讓,一次次地放棄自己的夢想,降低自己的期望,這種退讓漸漸地失去了底限,讓她越來越覺得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越來越覺得生活的熱情在消褪,脾氣卻越發地暴躁,而年少時的夢想卻更加清晰地浮起來,誘惑著她,召喚著她。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感覺,讓她鬼使神差地踏上了去另一座城市的列車。

  因為,記憶中常常浮現出的他,就在那一座城市。

  不知道在他的回憶中,是否也還有自己的印記呢?

  他們其實并沒有失去聯系,然而也并沒有什么交往,只有偶爾發來的一些短信,信息的內容極其地相似,無非就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問候和祝福,與其他人的短信并沒有什么不同,匆匆一瞥之后,就湮沒在其他信息中,不見了痕跡,而有時候,就連一條簡單的短信也常常會被遺漏掉。似乎生命中錯過了,就是一生的陌路。

  “借光,借光!”一個男人從過道上擠過,手里高舉著行李,挨著過道坐著的男人不由得往里擠了擠,碰到了蘇華的肩頭,這才讓蘇華從回憶中醒過來,皺了皺眉。

  “對不起。”身旁的男人趕忙說,然后似乎找到了接近她的機會,問道“到那里去啊?”。

  蘇華扭過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話,又回頭看著窗外。只是換了個姿勢,手肘有些麻木的酸痛。

  男人有些訕訕,自語道:“這車真夠擠得!”

  “可不是嘛,一直就是這樣!”對面一個戴眼鏡的搭話道,“票價還越來越高呢!”

  “就見物價漲,沒見工資漲!”

  旁邊有人說。

  “尤其是房價,簡直是嚇死人。”

  “嗨,房價就不可能降!”有人感慨。

  蘇華瞥了那人一眼,又回過頭來。物價……房價……她心里重復。

  “要想混得好,你得會討好領導!……”旁邊的人還在喋喋不休著。

  他會不會也變成這樣了呢?蘇華心里忽然打了個寒顫。

  沒有人跟她搭訕,她冷冷的表情把一切都阻擋在了外面,她也不準備和誰搭訕,這些不過是她生命中的過客,甚至連過客都算不上,又能有什么痕跡留下來呢?

  車窗外的樹還在向后飛馳,車廂內卻已經到處洋溢著輕松的氣氛,就連擴音器里的音樂也變得歡快起來。遠行的或者歸來的都站起身,活動下筋骨,談笑著,準備下車。

  微風從車窗的縫隙間擠進來,輕輕地撩撥著她耳際的頭發,一只不知名的水鳥從田間飛起來,在空中盤旋一下,仿佛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鳴叫著向遠方飛去了。

  蘇華忽然有些羨慕,甚至嫉妒起來,他們有自己遠行的目的地,而她連這個都有些恍惚了。

  列車終于緩緩地停靠在了站臺,人流匆匆傾瀉出去,夾裹著蘇華。

  然而,真的要去見他嗎?

  站在月臺上,蘇華又有些疑惑起來,來之前迫切的心情忽然一下子凝固住了一樣。

  見面之后如何措辭呢?不痛不癢地寒暄幾句?問一下分別后的境遇和近況?那當然不是她想要的;將這些年的苦痛與掙扎傾訴出來,他肯聽嗎?或者,聽完了,安慰她幾句,然而又有什么用處呢?

  陽光明晃晃地有些灼人,讓蘇華感覺到自己的意志似乎也在融化,她忽然害怕起來,害怕面對他有些冷傲的眼神,害怕他嘴角經常翹起的帶點嘲弄的微笑。

  他還會用手拍拍她的肩膀,或者弄亂她的頭發嗎?

  這些似乎就發生在昨天,卻又恍如隔世,飄飄渺渺地不真切起來。

  不知道他現在變得怎么樣了,是不是仍像從前那樣有一些傲然,會不會仍像以前那樣用暖暖的目光注視著她。

  想到他暖暖的眼神,她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熱流。然而想到剛剛電話里他驚異而又有點遲疑的語調,又讓她有些不安。

  前面就是他說的飯店了,她開始有一些遲疑,步子也慢了下來。

  幾個人從飯店走了出來,其中有一個應該是他,但是但是又不太像,變了許多,肚子腆著,臉上也白胖了。

  他正與旁邊的一個人說話,臉上滿是謙卑與恭敬的神色,帶著老于世故的笑容。

  走到一輛轎車旁,他急忙跨上去一步,打開車門,又順勢將手臂搭在車門上沿,說道:“李局長,您請!”

  關上門,他向四處張望了一下,眼神停留在她臉上。

  他,也早已有些認不出她了。

標簽:小說,短篇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免费开户即送彩金捕鱼 辽宁35选7开奖日期 2009-2010cba联赛 足彩混合过关复式计算 山西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北京pk10开奖直播视频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 安徽快3跨度遗漏 95香港赛马会内部四肖 云鼎彩票安卓 快手红包手机赚钱怎么样